首页 推广中心文章正文

芦溪城投资产收益权

推广中心 2020-02-27 218 山西商会网
买【芦溪城投资产收益权】┃/享/┃/全/┃/国/┃/最/┃/高/┃/返/┃/点/┃【1%-10%】

【合同面签】【返点现结】
点此处进入官网查看项目详情
----------------------以下项目是当天新闻资讯----------------------------------------------------------
每经记者:黄小聪 任飞    每经编辑:肖芮冬

尘封十二年的基金销售纪录,2020一开年就被打破。单只基金超过1200亿资金的疯狂追捧、不到5%的超低配售比例,再次让公募基金成为了理财市场的绝对焦点。实际上,不到2个月的时间里,即便是配售之后,整个新发公募基金规模已经达到惊人的2681亿。

一边是疯狂的基金销售,一边是A股市场春节之后的绝地反弹,成交量站稳万亿且不断放大,市场人气似乎一时无两。但就在这个群情激昂的时刻,我们不得不想起了一句投资老话——“风险总在人声鼎沸处”,3000点之上资金疯狂的背后,是否会再次敲响警钟?究竟谁是爆款基金的幕后推手?眼下的基金投资究竟该如何进行?

谁是爆款基金幕后推手? 背后“金主”大曝光

陈光明携睿远基金重返公募后,第二只权益产品睿远均衡价值三年A/C火速引爆市场,认购当日(2月18日)便有超过1200亿元资金抢购,一举打破了上投摩根在2007年10月创下的单日募集超过1100亿元的纪录。

公告披露,睿远均衡价值三年募集有效认购户数37.68万户。A类份额55.78亿,C类份额3.86亿,申请认购比例为4.90%,平均每户初始认购金额为318.47万元。

钱从哪里来?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解,陈光明团队早在去年就已经同包括银行、券商和第三方财富公司等多个渠道沟通产品发行事宜。不少投资人在年前就开始打探睿远新发基金的情况,认为到时候一定会超募、配售,提前就预备资金尽可能多地抢占先机。

一位公募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虽然陈光明及睿远公司的定位是面向个人投资者做专业投资理财,但部分渠道的大额资金来源也直接指向机构,此次代销的19家券商机构中,有一家贡献超过50亿元,其中9亿来自机构投资。记者也向该券商内部人士求证,确实有这笔钱来自机构资金。

另据该公募人士透露,招商银行或为整个渠道方贡献力度最大的一方,不排除其中有委外理财的资金打入。其表示,银行的KPI考核要比债券收益高,“放贷现在风险大,所以需要其他渠道获得高收益”。

不过,据来自上海的一位券商渠道人士介绍,投资人结构中仍以散户居多。记者也从深圳各大银行网点处了解到,该基金在推介路演阶段就已经有客户上门预订。部分银行工作人员表示,“前来预订的大多是个人高净值客户,以20万~100万认购预算为主。”

至此,多方渠道的资金来源各执一词,但有分析人士指出,在市场出现系统性行情之前,散户的认购冲动会有一定的滞后性。“散户应该没有这么快,更多的应该还是机构或银行的钱。”华南某券商资管人士如是分析道。

实际上,银行或机构资金的委外需求一直没有停过,特别是在央行流动性不断释放的环境下,商业银行的信贷压力大幅提升。前述公募人士表示,钱越多贷款利率越低,但是中小企业放贷风险太高,银行理财子公司也难以消化,就要进行委外投资。记者也发现,部分机构资金主导配置的基金里,固收类产品早已不是迁就的对象,也投向权益类产品。部分去年上半年新成立的权益类产品中,机构投资者持有比例占比过半的不在少数。

综合来看,A股市场行情发酵,赶上基金发行旺季,银行、券商等代销渠道对那些明星基金经理的新产品会格外关照,加之个人系公募基金本身就具有一定的销售渠道及信托项目对接优势,形成万众翘首以盼之势就不足为奇了。

如何考量基金公司发行实力?新基金规模依然是硬指标

实际上,资金基于权益类配置的热度早在去年就开始升温。Wind统计显示,2019年,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的规模分别较2018年同比上涨了56.92和39.21%,规模达到12704.68亿元和20707.99亿元。

究其原因,长量基金分析师王骅曾公开表示,一方面来自A股市场的估值优势,另一方面也在于利率下行等流动性宽松等因素的刺激,权益类资产在规模增长带动下具有明显的赚钱效应。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标准股票型基金的收益率达到46.98%,而混合偏股型基金的收益也达到了47.83%,大幅跑赢同期沪指22.30%的全年涨幅。

今年以来,各大基金公司对于权益类资产的配置继续加码。据Wind统计,截至2月22日,已有117只基金成立,其中权益类基金(股票型基金、混合型基金)数量已达76只,占比超过64%;共有19只基金启动配售计划,“日光基”已达到13只。这意味着爆款产品在所有新发基金的比例为11.11%,权益类新产品的比例也不到20%。显然,市场并非见“新”就抢。

那么,基金公司的新产品发行能力究竟应该怎样来考量呢?好买基金研究中心研究员石宇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新产品的总募集份额是能代表基金公司新产品发行能力的综合指标。截至2月22日,今年以来新产品募集总份额排名前三的分别为广发、易方达、华夏,募集总份额分别为217.97亿份、199.68亿份、196.6亿份。

可见,老牌基金公司背靠强大的股东优势和品牌效应,新发产品的效率靠前,且在今年新发行的基金中,权益类产品数量占到所有新成立基金数量一半以上的不在少数。然而,权益产品常有,爆款却不常有,前述13只“日光基”有12只系权益类产品,分属于10家公募,其中数量最多的是交银施罗德基金(3只),市场最火爆的当属睿远基金(1只)。市场总体的认购意愿依旧是被个别的明星机构或个人带着节奏走,而过往业绩和投资风格当属投资人择基的判断依据。

石宇告诉记者,越来越多的基金经理实际上已经开始摒弃频繁择时的理念,注重长期投资逻辑,与投资人期许形成强烈共鸣的同时,也加速其通过权益配置完成规模上的超越。

众禄基金首席研究员王晶向记者表示,公募基金目前数量多,但业绩持续性一般,因此品牌效应比较突出,业绩表现能力更为突出的品种更能对市场有吸引力。

那么,当上证指数重返三千点之际,爆款基金扎堆成立,究竟是高点还是恰当的投资时点,是馅饼还是陷阱呢?

3000点买的爆款基金 持有1年优于持有3年

爆款基金不断出现的时候,经常能从渠道的理财经理那儿听到这样的分析:目前的点位这么低,放几年时间,收益肯定不会差。甚至近期在睿远均衡价值的营销上,有银行的客户经理向客户推荐时,就用三年期定存来进行比较,认为投资者如果能够安心地放上三年,收益率大概率远超定期存款。

虽然不知道未来三年资本市场会发生什么,行情会如何演绎,爆款基金会取得什么样的收益,但从过往市场来看,市场也是多次穿越3000点,而那些在3000点附近成立的爆款基金,在此后一年、三年时间里面,其实业绩回报并没有那么亮眼。

如果从沪指走势来看,历史上穿越3000点的情况可以分为上穿3000点和下穿3000点,上穿3000点主要发生在2007年3月,2009年7月和11月,2010年11月,2014年12月,2016年7月和2019年3月;下穿3000点主要发生在2008年6月,2010年4月,2011年4月,2016年1月、2018年6月、2019年5月。

先来看上穿3000点爆款基金的表现。上穿3000点往往意味着行情正处于较热的气氛中,此时发行新基金,一般都会收获比较好的认购规模。

记者统计上述时间段基金的成立情况发现,规模接近百亿或在百亿以上的爆款基金主要如下:

           

数据来源:记者统计

从这些基金一年期、三年期的业绩表现来看,成立之后持有一年的业绩,竟然大多都比持有三年的业绩要好。如果是根据这个数据,你还会对三年持有期的爆款产品情有独钟吗?

而在规模方面,虽然部分爆款基金在首个年度的业绩表现还比较不错,规模也继续攀升,但是在三年之后,业绩滑落的同时,规模也开始不断缩水。

再来看下穿3000点爆款基金的表现。刚刚下穿3000点的时候,此时发行新基金,虽然市场的热度还在,不至于陷入冰点,但是却已经很难有百亿规模。记者统计了上述下穿时间段基金的成立情况,成立规模在百亿以上的爆款基金只有零星几只:

           

数据来源:记者统计

从这些基金一年期、三年期的业绩表现来看,如果持有这两只爆款基金三年,竟然都是亏的。虽然由于百亿基金的样本比较少,不能完全覆盖全市场基金的表现,但也足以管中窥豹。

而在规模方面,爆款基金规模缩水迹象更为明显,不管是一年之后还是三年之后,由于业绩持续没有较好的表现,规模不断滑落,甚至缩水近八成。

当然,记者统计的只是在3000点附近发行的爆款,其一年期和三年期的表现,并不代表全市场基金的表现,只是希望借助过往数据告诉投资者,至少从过往来看,扎堆在规模很大的基金,并不是太明智的选择,从中也可见爆款基金实行配售的必要性。

怎么从爆款当中选新基金 洪水猛兽还是坚定持有?

从过往3000点的爆款基金表现来看,并没有太多能够让投资者动心的地方,记者也经常听到,“人多的地方不要去凑热闹”。甚至有分析人士直接建议道,“不建议买新基金,爆款基金同样不建议选择。”

但对于普通的基金投资者来说,面对着一些热门的主题,面对着绩优基金经理的产品,想不心动也是很难的事情。既然如此,需要解决的问题就变成了:怎么从这些爆款中去选新基金?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需要知道的是,投资者为什么要去追逐爆款基金?记者注意到,自去年以来,投资者追逐爆款的现象愈加普遍,最直观的感受主要来自于两方面:

一方面,这两年在结构性行情下,不少投资者的体会是,买基金获得的收益经常要好于自己炒股的收益,使得“炒股不如买基金”的观念进一步深入人心。

盈米基金FOF研究院院长施静也表示,“‘买股票不如买基金’的观念在2019年的市场得到了很好的验证。优质基金经理加上实力强劲的基金公司,在过往业绩的支撑下,对于投资者的吸引力往往具备较大的优势。”

另一方面,现在的新基金,不少都设置了募集上限,促使渠道在营销时总会鼓励投资者多投入,才能获得更多的配售,而反过来也进一步推升了基金的规模,使得爆款层出不穷。再加上这些新基金又大多契合目前市场的热门主题,比如近期的科技主题基金,热点叠加限额,最终的结果也是爆款一个接着一个。

W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不到两个月时间,新基金的发行规模已经达到2681亿元,而这其中很多还都是按比例配售。如果不是按比例配售,刚刚过去的发行“超级周”,就已经吸引了近1500亿元的认购资金。

而接下来1个月时间等待发行的新基金还有30多只,这其中同样有不少具备爆款的潜质,比如科创主题基金、绩优基金公司发行的新基金。面对越来越多的爆款产品,显然只有选对才能对你的资金前景无忧。

对此,基煜基金研究团队建议,“首先要分析基金经理的风格特点,判断这种风格特点在未来的市场行情中是否会占优。比如,近一年以来科技风格明显占优,擅长科技领域投资的基金经理业绩靓丽,但是其未来业绩的持续性可能很大程度要看市场风格是否配合。另外,一般而言,基金规模和预期收益是互损的两个方面,尤其是自下而上深挖个股的基金经理,管理基金规模短期快速增长会带来更多选股和流动性管理压力。建议投资者不要盲目跟风,应分析基金经理投资风格进行理性投资。”

记者对此也是深有体会。比如在近期发行火爆的基金中,就有基金经理在跟渠道分享观点时谈到,以前他管产品的时候,有一段时间规模上得非常快,给他的投资管理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因此深知规模太大,其实反而处处受困。

而此前业内一位业绩不错的基金经理,也是在发了一只规模比较大的基金之后,业绩便明显下滑。因此,对于新基金的选择,正如上述建议的,如果这位基金经理在管的规模已经超百亿,那么这时候再来百亿的资金,其实压力只会更大,对于这类新基金投资者应该谨慎。

此外,对于主题风格型的爆款,要分两方面来看。一方面,市场的风格如果刚好与基金经理的投资风格相契合,确实是可以在一段时间内让基金冲到市场非常前面的位置。但一旦市场的风格不再是基金经理所擅长的领域,那么很可能投资者也会受伤。因此在对绩优基金经理分析时,要全面了解其过往的整体表现,业绩好是因何而起;如果风格过于极致,经常出现业绩大幅波动,显然这样的基金也需要谨慎参与。

另一方面,“有些主题型产品其实是放在关注度上面,比如5G概念,大家的关注度很高,其逻辑可能还没有跟企业的盈利挂钩,只是提供一种工具,这时候很大程度上博弈的占比比较大。这种博弈也不是说不能参与,但是大部分的投资者可能做得不好,除非你认为自己能成为做得好的少数人,要不然还是不建议。”曾令华指出。

反之,“如果爆款基金的优势是灵活配置于不同市场、有着过往长期稳定管理经验的绩优基金经理掌舵,适合投资者做资产配置,那么配售后,拥有适当规模的爆款基金,其实是可以长时间坚定持有。”业内人士建议道。

           

从爆款基金的过去看未来:变的是产品,不变的是IP式人物

回顾过去,爆款基金史其实就是一部公募基金发展史。从2004年第一只基金卖出100亿份额,再到后来的400亿,1163亿,市场行情不断变化,纪录不断刷新。爆款基金的定义包括规模大、销售时间短(一日售罄)、超低配售等等,不一而足。那么,未来的爆款基金还会如何演变呢?

初始轨迹:逐新,百亿基金出现

要说基金行业历史上曾经出现的爆款,其实首批成立的封闭式基金就是最早的爆款。1998年,基金开元、基金金泰成立,一上市便出现大涨,有基金公司董事长曾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时表示,投资者一开始的时候并不太了解基金,像炒股一样地炒,价格涨得很快。以基金开元为例,短短数个交易日,价格就从1块多翻到了2块多,但这种脱离净值的价格上涨,显然无法获得支撑,不久价格就大幅回落了。

2001年,基金行业出现了第一只开放式基金华安创新混合,当时的认购还需要先领取预约号,1个预约号代表1万元的认购金额额度,可认购9850份基金单位。该基金于2001年9月11日开始发行,于2001年9月20日结束,不到10天时间,就达到了募集上限50亿元,在当时同样也可称之为爆款。

很显然,最早期的这些爆款基本上都是从投资者对新事物的好奇开始,有一种“逐新”的心态,同时伴随着对基金投资的一知半解。

2003年,在上证指数年内上涨10.27%的情况下,当时市场上有一年完整运作周期的偏股基金仅10余只,但全都战胜了指数,最高收益达到了34%,基金大幅战胜指数的表现,让投资者第一次看到了基金投资的力量。

得益于基金良好的业绩,基金爆款的轨迹在2004年有了新的改变,历史上第一只百亿基金诞生——2004年3月,海富通收益混合以131亿元的募集规模,成为了公募基金历史上第一只百亿基金,彼时吸引投资者户数高达225936户。

仅仅几天之后,华夏经典混合同样也以过百亿的规模成立,有效认购户数同样达到了106421户。不过这两只基金有点“生不逢时”,刚成立不久,市场就开始持续调整。回头看,这两只基金成立时正是市场的阶段顶部,其在当年的收益都告负。

进阶:超级爆款,全市场主动选股

进入2006年,牛市全面爆发,爆款基金的轨迹在这一年再一次发生了变化——这一次不仅是多点开花,而且第一次出现了超400亿元的超级爆款。

2006年12月12日成立的嘉实策略混合,成立规模高达419亿元,有效认购户数更是达到了925140户。同一年,发行规模超过百亿的基金还包括广发策略优选、华夏优势增长、南方绩优成长、工银瑞信稳健成长和易方达价值精选。

如果说2006年是爆款基金多点开花的元年,那么2007年就是爆款基金百花齐放的一年。不仅有20只的基金认购金额超过百亿,同时首次出现了超千亿认购规模的基金——成立于2007年10月22日的上投摩根亚太优势,认购金额高达1163亿元,最终按照比例配售,成立规模依然达到了296亿元。

同一年,成立规模接近300亿的基金还有嘉实海外中国股票和南方全球精选,而这3只基金日后的表现有目共睹。有QDII基金经理曾表示,“这3只基金伤透了投资者的心,尤其是银行渠道的客户,很多年之后依然谈QDII色变。”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基金同样也是成立在市场顶部,给投资者留下的体验都很差。从此之后,百亿基金的“魔咒”流传开来。

如果把公募诞生以来的这前10年看成是爆款基金的第一阶段的话,还可以发现,这些爆款基本上都是主动管理型基金为主,且基本上都是全市场选股的基金,名称中大多包含了优选、成长、精选等字样。

演变:从主动到被动,从全市场到主题投资

在主动管理型的爆款基金没有能为投资者带来良好的投资回报之后,百亿级别的爆款基金随着行情的持续调整,也销声匿迹。

直至2009年,嘉实回报混合和华夏盛世混合再次以过百亿的规模出现在投资者的视野中,同一年成立的百亿基金,还有华夏沪深300ETF联接(原华夏沪深300指数证券投资基金)、易方达深证100ETF联接和易方达沪深300ETF联接(原为易方达沪深300指数证券投资基金)。

2010年,华商策略精选以118亿元的规模,成为当年唯一的百亿级别的偏股基金。到了2012年,被动指数产品再次爆发,华泰柏瑞沪深300ETF和嘉实沪深300ETF,两只基金的成立规模分别达到了330亿元和193亿元。

如果把2007年~2014年之前的这段时间看作是爆款基金的第二阶段,那么可以看到,虽然主动管理型的基金仍偶有出现,但是百亿级别的指数基金开始不断涌现,从主动到被动,爆款基金的轨迹再次发生着变化。

而到了2015年,伴随着市场的又一牛市,爆款基金又开始大面积出现。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之后的爆款基金,主题型基金、行业型基金的爆款产品越来越多。

比如2015年的汇添富医疗服务、中邮信息产业等;2016年的汇添富中证上海国企ETF;2018年的博时央企结构调整ETF、华夏央企结构调整ETF等;2019年和2020年的科创主题基金等。

未来:两条爆款主线或延续

如果说基金爆款的出现轨迹,总是伴随着牛市到来,伴随着弱市又退去的话,那么爆款产品的类型,则是沿着从全市场选基的主动管理方向、再到主动和被动齐发力,并继续进一步细分,往主动与被动齐头并进的主题型基金这条轨迹上不断演变。更细分的结果,往往意味着只要某个行业或某个领域赶上了风口,就能跑在全市场前面。

但在不断地变化中,也有一个轨迹并没有发生变化,那就是对于明星基金经理的追逐,对于良好业绩的追求,一直以来都有存在。以往投资者盼着王亚伟的产品能够打开申购,但却一直吃闭门羹;如今则是一有明星基金经理发行产品,就一哄而上。

盈米基金FOF研究院院长施静也表示,“爆款基金出现频次的增加,在反映市场热度回升的同时,表明了投资者对于这些机构管理者的认同。近几只爆款基金主要得力于由过往业绩出色的明星基金经理管理。”

“另外,资管新规也让资管行业对标公募基金标准成为了必然趋势,无形中为公募基金增添优势。随着产品净值化、刚兑打破等落地,投资者对于理财业务的认知将会逐渐转变,公募基金在其中可能间接获得更多的用户群体。”施静进一步说道。

而对于爆款基金的未来,好买基金研究总监曾令华依然认为,“未来还是会继续两条路,一种就是主动管理型的IP式人物;另外一种就是近段时间有很强的β,比如一个月就涨30%,半年就翻一倍,这种基金也毫无疑问会受到追捧。”

           

           

.............................................................

记者手记 | 无所谓爆款,投资要有自己的节奏

过去的爆款基金是稀有品,一年几个或者几年一个,且带着特殊的时点标志和符号。而从去年底到今年,爆款基金开始密集生长,规模之大,数量之多,不断让市场侧目。尤其是春节之后行情火热,爆款基金更像是助推剂,自身热度也更上一层。

这也使得爆款基金逐渐常态化了。未来市场是否还会为爆款基金而激动?理性来看,爆款只是敲门砖,对于我们普通投资者而言,要追寻的“爆款神话”必须是且只能是业绩,但巨大的规模往往并不能与业绩划上等号。

要得到这个结论不容易。我们经过多方论证,不仅归纳了历史上所有爆款基金的短期、中期、长期业绩和规模变化;也围绕眼下深V争夺的3000点进行研究,考察了所有诞生于3000点的爆款基金的业绩和规模变化,结论并不尽人意。爆款基金一年期业绩好,三年期表现却非常平凡,且很难守住最初的规模。

因此,到底要不要追爆款基金,你心里应该已经有了答案。买基金并不一定只买新基金,有优秀过往历史业绩的老基金同样值得参考;买新基金也并不一定要追求爆款,和大家一起配售,而是选择自己资产配置所需的、符合自己风险偏好和持有区间以及资金量的产品。


   3分钟动画告诉你病毒是如何入侵人体的_腾讯新闻

3分钟动画告诉你病毒是如何入侵人体的

陛下,您的Flash插件已过期,无法播放视频了
建议您……
      升级 Flash 插件    

按住画面移动小窗

X

新京报快讯(记者 吴婷婷)疫情之下,口罩成为防控疫情、保障有序复工复产的重要物资。北京市通过研发新的口罩生产线、重新安装维护旧口罩生产线等多种方式提高口罩增量。预计3月5日,北京市企业研发的两条全新的口罩生产线将下线试产。

           

顺义白马路,某口罩生产企业工作人员在检查口罩质量。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立下三天一条生产线军令状

昨天上午,在顺义一家口罩生产企业的生产线上,技术人员站在生产线两旁,眼睛紧盯着刚刚生产出来的口罩,如果有不合格的口罩,技术人员将立刻把它拿出来。

这只是北京多条口罩生产线中的一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北京市高度重视口罩等防疫物资的供应保障,将口罩作为全市疫情防控重要物资,组织协调北京市各相关企业在短时间内实现口罩等防疫物资产能产量的快速恢复和增长。

北京京城机电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承担起迅速恢复原有停产、停用口罩生产设备与产线,组织专业团队为生产做好保障服务的任务。该公司总经理王国华告诉记者,口罩生产的关键设备是口罩机和材料熔喷布,经过北京市多方协调解决了口罩材料,但口罩机设备是一个难题。“因为口罩机生产基本在南方,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复工,新设备基本买不到,所以北京立足旧设备的改造利用。这些旧设备因为没有图纸和配件,调试和运行保障难度比较大。”

面对这些困难,该公司根据各口罩生产线和企业实际,确定了由北京北一机床股份有限公司、北人智能装备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华德液压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北京市机电院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相关技术人员组成了8个运行保障组,1个备件保障组,1个专家技术组的专业团队,共有近100余名专业技术人员参与到运行保障中。

此次京城机电具体负责北京市9个区28条生产线正常运行及研制口罩生产线的任务。

保障组工程师们立下了“三天一条生产线”的军令状,全力保障口罩生产线以最快、最好的状态实现运行。

           

顺义白马路,某口罩生产企业口罩生产线在以最佳状态运行。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从0只到每小时8万只口罩

到了生产线组装现场,保障组工程师们发现,现有的28条口罩生产线设备多为闲置多年的老旧设备。面对种种难题,工程师们迅速展开讨论,最后决定按照能够先动起来的原则,将两套设备中可替换的零件安装到一套设备上,先让一套设备运转起来。

从2月10日开始,保障组成员轮番上阵,与时间赛跑,经过几个昼夜不间断的努力,一套设备组装调试完成并交到工人手中。当日21时口罩生产线已达到了2万只的生产能力。

随后,保障组顾不上休息,立刻展开了另一条口罩生产线的安装调试工作,力争以最快的速度实现所有设备的正常运行。

截至目前,在短短14天内,保障组完成了23条生产线的最终调试运行,其余生产线由于备品备件问题,正在加紧维修调试阶段,将按计划逐步投入使用。据介绍,目前,23条生产线无故障产能已达到每小时8万只口罩。

           

在北一机床的生产车间,工人在加工口罩生产线所需的零部件。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研制采购同步进行

除了组装、调试旧口罩生产线,京城机电工作专班决定研制新的口罩生产线,北一机床承担了口罩生产线研制任务。

为了抓紧完成这一任务,京城机电工作专班紧急联系北京市经信委协调测绘母机,连夜将设备拉到测绘现场,立即开始测绘,并同步进行整理零件清单,联系外购标准件,终于在4天时间完成所有测绘及图纸绘制。目前这两条全新的生产线正在加紧组装,预计3月5日将下线试生产。

           

北一机床的生产车间里码放着口罩生产线所需的零部件。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昨天上午,在北一机床的生产车间,工人们正在为这两条全新的生产线忙碌着,地上整整齐齐码放着生产线所需的零部件。这些零件里有的是企业自己库存的零件,有的则是刚刚制作出来的。

王国华告诉记者,一条口罩生产线大约有700多个零部件,其中300多个零部件需要制作,其余的则是外购或者从库存中获得。

与旧的口罩生产线相比,这两条全新的生产线每分钟的口罩产能设计能力可达到120个,而旧的生产线每分钟产能仅在70个左右,另外,新生产线的性能也将更加稳定,成品率将达到98%以上。

新京报记者 吴婷婷 协作记者 李木易

编辑 李国君 校对 卢茜


标签: 芦溪城投资产收益权

山西商会网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川ICP备66666666号 Z-BlogPHP强力驱动 主题作者QQ:201825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