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广中心文章正文

XX信托-锦悦5号山东寿光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推广中心 2020年05月23日 17:32 7 山西商会网
→【手机用户点此处可直接拨打客服热线】←
如您不方便来电可以点击下方方框,即可自动复制客服微信,到微信搜索框粘贴即可添加↓

买【XX信托-锦悦5号山东寿光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享/┃/全/┃/国/┃/最/┃/高/┃/返/┃/点/┃【1%-10%】
点此处进入官网查看项目详情

【合同面签】【返点现结】
----------------------以下项目是当天新闻资讯----------------------------------------------------------
中新网5月23日电 据《欧洲时报》德国版报道,疫情改变了所有人的生活。旅德华人从事的中餐业和亚洲超市生意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但危机之中,传统领域却也衍生出了创新的业态。转变之中,体现的是老一辈从业者和新一代创业人的思考和探索。

中餐线上外卖业务增长 疫情催生竞争创意与服务意识

疫情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也改变了与生活密切相关的餐饮行业。德国实行严格禁足令期间,中餐行业纷纷改变经营方式,从堂食改为外卖。致力于为欧洲华人提供本地服务的乐本APP,自然成为许多消费者和中餐馆的选择。乐本APP创始人胡一帆介绍,这段时间以来,平台的入驻商家达到了数百家,商家数量以及外卖订单量翻倍增长。

           

乐本APP工作人员正在将外卖装车。

记者前期的调查发现,仍有不少中餐馆选择独立配送。这主要基于餐馆拥有足够的配送能力,一方面在订单高峰期能保证厨房出菜速度,另一方面有合适的包装打包工具和运输工具,也有足够的人手负责配送。而一些不具备配送能力的餐馆,认为与乐本合作压缩了自身本就不高的利润,就干脆放弃了外卖业务。

线上订餐外卖平台近期实现的增长,客观原因是疫情带来的大环境改变,众多餐馆急切谋求出路,通过外卖维持平衡,减少损失。乐本作为德国中餐外卖领域的先行者,自然受益于此。但仅靠外部因素,是否足以让乐本取得目前的成绩?乐本给这些中餐馆带来哪些附加价值?

一方面,乐本通过自己覆盖德国多城市网络的能力,帮助餐馆实现服务范围的扩大。胡一帆介绍,在法兰克福、慕尼黑等德国大城市,许多餐馆拥有本地配送能力,且自4月初以来,市场上外卖供给逐渐增多,在需求保持平稳的情况下,本地市场给餐馆带来的利润实际上是下降的。

           

印有乐本速递Logo的配送Smart小车。(《欧洲时报》/受访者供图)

乐本帮助餐馆实现异地配送,例如将法兰克福的中餐送到达姆施塔特、卡塞尔,把慕尼黑的外卖送至纽伦堡、因戈尔施塔特等周边城市。这些地区距离中心城市约2小时车程,但市内缺乏丰富的中餐选择,对美食的渴望让消费者愿意通过乐本下单,并定时定点,集中送到自己所在的城市。目前乐本对周边城市的集中配送频率为每月1次。

另一方面,乐本帮助餐馆创新、丰富产品线。以往,德国传统中餐馆以堂食为主,外卖为辅。疫情期间的外卖模式下,乐本鼓励餐馆推出新菜式,尤其是适合外卖、远程配送的菜品。

           

法兰克福小龙坎火锅店等待配送的外卖。(《欧洲时报》/受访者供图)

川菜馆小院坝希望送到客户手中的菜品质量与堂食时没有太大区别,于是开发了与以往热辣川菜不同的冷菜系列,并受到食客们的喜爱。慕尼黑中餐业新近推出了小龙虾外卖,汉堡地区也即将上线甜品馆,胡一帆表示:“与商家一起为市场提供多元化的服务,对餐馆来说,是满足既有顾客不一样的口味需求,也是开发新的客户群。”

主营川菜的慕尼黑“森”餐厅于疫情期间转营外卖业务。他们在菜品包装上颇为用心,选择更好的环保包装材料,做好塑封防止盒子漏油,给包装贴上餐厅的标志……细心的工作是为了提高食客们接到外卖的体验。

帮助餐馆提高从出餐到送餐等各环节的效率,降低餐馆扩大业务实现增收的管理难度。“餐馆只需专注于菜品质量,平台完成推广、配送和售后服务。疫情实际上激励了商家思考如何做好产品。外卖市场的壮大,催生了更多竞争的创意和更到位的服务意识。”

疫情无疑给许多行业带来了巨大损失,德国中餐业不能幸免。但危中见机,线上外卖、线上亚超得到了突破式增长,传统中餐业也或主动或被动地革新、完善自身产品与服务。如德国中餐协会会长胡允庆所言,“发展了15年单一模式的中餐业,应该利用这段时间,好好思考行业的发展之路。”

           

中餐馆忙碌准备多份外送配菜。(《欧洲时报》/受访者供图)

线上亚洲超市增长明显 疫情改变华人消费习惯

除了中餐消费业态在疫情期间的变化,还有一个与德国华人生活息息相关的行业领域也经历了一段特殊的时期。分布在德国各大城市的亚洲超市,尽管不像中餐馆一样需要闭门停业,但也不可避免受到疫情影响。

法兰克福火车站附近一家亚洲超市的老板同记者表示,虽然超市一直开门营业,但政府严格的禁足令,以及周边公司在三月份开始大面积实行居家办公,超市的客流受到了较大的影响。“无论是华人还是本地人,到店里来逛的次数少了,生意肯定受影响。”老板介绍,少有的积极变化就是一些老客户,会一次性买得多一些,“那段时间大家都在囤货。”

严控政策下,顾客因为担心外出采购会增加感染几率,而自觉减少外出次数。与亚超实体店的尴尬相比,线上亚超在疫情期间得到了一波增长的机会。

疫情期间,德国华人朋友的微信群里,更加频繁地出现各个线上亚超品牌的推送,各个店家纷纷推出促销惠民的特价信息,吸引华人朋友点击下单。

欧洲在线亚超“打酱油”的官方微博在首页置顶发布线上优惠活动,转发微博即可参与礼包抽奖;来自法国、英国、德国、瑞典的用户发来他们收到装满方便面、螺蛳粉、“老干妈”酱料和各式零食的包裹照片和开箱视频,官博与他们热烈互动。

位于汉堡的尹记水产公司也在疫情期间,加大了自己在线上的销售力度。其微信小程序的订购页面,限时闪购活动往往在短时间内便已售罄。

与传统亚洲超市的货量货类相比,线上亚超的品类也已十分丰富。

由德国留学生开发的华人社区应用——撩城APP上线至今,已有超过10万注册用户。除了社交功能,撩城APP的另一个主要业务线上亚超亦实现了显著的增长。创始人刘浩然对记者表示,线上亚超从2月底开始的一个月内,订单爆仓的状态频频出现,伴随疫情期间用户采购需求的高涨,业务量最高时达到了平时的5倍。即便从5月份德国开始放宽限制,撩城线上亚超的订单量开始出现回落,但也基本保持在平时的2到3倍。

刘浩然表示,疫情在德国暴发的初期,人们出于担忧会有较为“疯狂的”囤货行为,“不像平时买菜图新鲜,到亚超购物,人们对大米、酱油等这些品类的囤货需求大,疫情特殊时期,只有屯货量到了一定程度后,人们才感觉心安。”

除了整体业务量增长,用户单个订单均价也有明显上升。单个包裹货量大,第三方物流公司稍不谨慎就容易出现了一些包裹或产品出现破损的情况。刘浩然表示,这种情况下团队优先考虑消费者,给用户率先补发货之后,再同DPD、Helms、DHL等物流合作商协调索赔事宜。“消费者对我们的服务还是很满意的,一经成为我们线上亚超的用户后,反复下单的情况比较多。”

在以往,撩城APP线上亚超的客户群体多来自德国中小城市,这些地方不像柏林、慕尼黑、法兰克福有较多的亚超实体店;此外,目标客群也以学生、全职太太为主,女性采购大米等重货时更愿意选择网购。但疫情爆发,给所有人的生活和传统商业业态带来了极大的冲击。据介绍,疫情期间,来自大城市的用户量和订单量增长明显,男性用户也有所增加。

刘浩然表示,团队秉承对用户满意度的追求,始终探索如何更好地服务客户,让华人生活更加便利化。他还透露,撩城APP与其他线上亚超的一大区别,在于技术。

目前德国市场上大多数的在线亚超,通常是实体商家委托外包团队开发的线上平台。这类平台的技术调整通常频率低,以集中式大改动为主。刘浩然作为团队创始人,本身就有软件工程的专业背景,技术团队对APP的调整通常细微而频繁。迭代更新速度快,对用户的反馈响应更及时,很明显更符合一款互联网产品的要求。

更确切地说,有别于传统的亚超实体开辟电商平台,撩城APP是互联网人打造的线上产品,后者显然更注重消费者的使用体验。

记者问及,是否担心疫情结束后平台业务下降。刘浩然笑着回应“疫情何时结束很难说。目前能确定的,就是不确定性”,颇具互联网色彩。他说,如果未来疫情结束,线上平台订单量下降是必然,但以前从来不考虑线上采购的人成了平台用户,习惯也能改变,机会与挑战是并存的,没有什么不可能。(张乔楠)


           

在投资界,巴菲特的大名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有着“股神”的称号,以及辉煌的战绩。多年来回报长期领先美国各大指数,也积累了数百亿的财富。

但是,巴菲特对普通人的投资建议却是持有指数基金,而不是所谓的股票、对冲基金等等。为什么巴菲特要这么做呢?答案很简单,美国指数基金一百多年来,年化回报在8%左右。能够10年以上战胜指数的基金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每年一些财富杂志都会评选各大基金,其中大概有90%都无法超过指数基金,而且这仅仅是活下来的基金,还有不少基金是因为亏损到了清盘线,已经退出了统计范围。注意,这还不包括基金扣除的手续费、分红。如果是对冲基金,管理费每年1%,利润分成25%。要是扣除这些,投资对冲基金可能会输得更惨,不过对冲基金经理们可能活得很滋润。而指数基金的手续费是最低的。

最为经典的是,巴菲特曾公开和某个基金经理打赌,认为他跑不赢标准普尔500指数,时间以5年来计算,赌注是100万美元。最后,巴菲特无悬念获得了胜利。

但是搞笑的是,这5年时间,巴菲特自己的基金也没有跑赢标准普尔指数。从2008年后这12年的时间来看,巴菲特自己也没有跑赢指数,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基金规模太大了,想要跑赢指数,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了。


特斯拉这条大鲶鱼,它有可能成为通吃市场的大鲨鱼,也有可能成为反咬自己一口的贪吃蛇。

口述 / 吴晓波

某渔村盛产沙丁鱼,但是渔民每次出海捕鱼,返程时船舱里的沙丁鱼总会死一半,只有一艘船可以带回整舱鲜活乱蹦的沙丁鱼,在市场上赚得盆满钵满。

年轻的渔夫便去询问这位老渔民是如何做到的,老人也毫不隐瞒,说自己是在其中混入了几条鲶鱼。

年轻人大惊失色,鲶鱼是沙丁鱼的天敌,放鲶鱼进去,不是狼入羊群吗?

老人却徐徐解释道:鲶鱼在沙丁鱼群中横冲直撞,沙丁鱼出于求生本能四处逃窜,鱼群活跃了起来,便大大降低了死亡率。

           

后来,有人便将这种现象命名为“鲶鱼效应”。去年,我国中央政府也引进一条“大鲶鱼”。

1

谁来搅动浑水?

新能源汽车一直以来是创业界的巨大风口。

过去5年,中国出现了所谓的“造车新势力”:很多创业者和风险投资都进入新能源汽车赛道。2019年,中国有202家独角兽企业,其中12家是新能源车企。而全球进入独角兽行业的新能源汽车企业一共只有16家,中国车企就占到了12家。此外,国产新能源汽车的新车出产量占到了全球新能源汽车产量的53%。

但是这些新入局的车企也有很大问题,比如烧钱不断,技术创新大同小异,续航里程一拧,“全是水份”。

           

为了能在新能源汽车产业中再添一把火,2019年1月,中国第一次允许一家外资汽车公司在中国独资建厂,它就是美国的特斯拉。

特斯拉可谓汽车界的“苹果”,它从整车制造、操作系统、自动驾驶到核心芯片,建立了强大的品牌和业务壁垒,而大部分国产新能源车企,还停留在由电池驱动的“造车”思维上。

正是战略上的优越感,给予了马斯克无限的信心和高姿态。马斯克曾是这样评价比亚迪的:“你见过比亚迪的车么?我觉得从产品层面它就是不够好。我不认为比亚迪是竞争对手。”

           

特斯拉的中国超级工厂建在上海,它从一块平地到第一款车型Model 3出厂,总共只花了357天,简直就是全球汽车史上的奇迹。

当马斯克参加第一辆特斯拉下线仪式的时候,一上场就即兴跳了一段脱衣舞。

           

当时中美贸易摩擦日渐激烈,中国当然非常欢迎特斯拉的举动。同时特斯拉也十分渴望进入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

正是马斯克的中国战略,让特斯拉在2020年这个“最难开局”的年份,完美度过第一季度。而且在全球汽车产业凛冬之际,特斯拉反而交了一份亮丽的成绩单:2020年一季度销量达到1.67万辆,几乎是其它所有中国造车新势力的销量总和。汽车业务实现营收51亿美元,同比增长38%,是全球汽车行业中唯一一家逆势增长的企业。

预计到今年,国产特斯拉年产量将超过13万辆,而其美国工厂的年产量是15万辆左右。很可能到明年,中国就会成为特斯拉在全球的第一大市场。

看来,特斯拉已经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浑水中掀起一阵波澜了。剩下的问题是,沙丁鱼们到底会不会活下来?

2

特斯拉的“大鱼海棠”梦

沙丁鱼会不会活下来,要看这条鲶鱼凶不凶狠。

自Model 3进入市场后,前有“减配门”(消费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购入自动驾驶硬件降低21倍的HW2.5版本的国产Model 3),后有连续降价,特斯拉不免遭到中国人的灵魂拷问:特斯拉到底给国产车企带来了什么?国家给予你国民待遇,这么快就暴露绞杀国产新能源车的野心了?鲶鱼会不会成为一条通吃市场的鲨鱼?

           

在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建成之前,国产新能源汽车的价格通过补贴后普遍比特斯拉便宜1/3~1/4,有明显的价格优势。

工厂建成之后,Model 3作为特斯拉产品线的低端车,初始售价35.58万元,但很快就把价格拉到跟国产新能源汽车几乎相同的价格档上,这种降维打击是非常可怕的。

说得现实一点,同样花30万,买了特斯拉会被亲戚夸有出息,而买了一辆蔚来或小鹏,对方问是什么牌子的,茫然之余还要赔笑道:“别管什么牌子,车能开就行。”

4月23日是一个重要的节点。国家相关部门推出新政:重新恢复之前取消的新能源汽车的政策补贴,并将补贴延长到了2022年。根据新规定,7月23日起,售价在30万元以上的电动车不再享受政府补贴。

在此政策出台前,国产Model 3的价格为32万元,这不免有点保护国产新能源车的意味。

而新政公布一周后,马斯克就在特斯拉一季度财报会上宣布:中国制造的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的价格从32万元降至29.18万元。特斯拉一下子就钻进了补贴的门槛。在享受补贴后,这款车型的实际售价只需要27万元了。马斯克钻中国政策空子的能力丝毫不比国人差。

           

何况,特斯拉手里能打的牌太多了。

目前上海特斯拉工厂的零部件本地化率是30%。有机构估计,到今年年底本土化率会达到60%,生产成本将下降20%~28%。算上国产特斯拉22%的毛利率,最终降价空间为27%~34%。

除此之外,特斯拉还可以“光明正大”地减配,比如阉割AP系统(自动辅助驾驶,是特斯拉的核心科技)。如此算来,价格降几万并非难事,我们买到一辆20万元以下的国产特斯拉是一个大概率事件。如果真的到了这一天,特斯拉变成鲨鱼也不是不可能。

3

马斯克的决心

在经历了一季度的降价销售狂欢后,特斯拉4月销量却不容乐观:3635辆。相比3月份下滑了64.2%,还多了7000多辆的库存车。

降价还卖不动,主要原因还是价格变脸太快,消费者一时难以消化,于是出现了大量的“等等党”。坊间名言“你不买,我不买,等特斯拉价格下来再买”怕是给马斯克泼了一盆冷水。

如果有一天价格真的降到20万,那一定和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定位有很大联系。而品牌战略的转变,并非短期之事。

           

从目前的用户画像来看,最爱特斯拉的是上海人;女性比例占19.4%;IT业、消费业和地产业的高收入人群是购车主力。这个群体的品牌诉求和定位是什么?

营销天才们在“平价”和“奢侈”中间发明了一个词,叫做“轻奢”,所以开着一辆拉风的特斯拉是新中产一种轻奢的生活方式。

而一旦降价,特斯拉的品牌定位就会从“轻奢”向“平平无奇”无限倾斜。是将Model 3打造成一辆普通的家庭代步车,以损害特斯拉品牌整体形象的代价通吃市场,还是维持中高端定位,以挽回伤心的老粉丝,这就要看马斯克坚定的决心了。

所以,特斯拉这条大鲶鱼,它有可能成为通吃市场的大鲨鱼,也有可能成为反咬自己一口的贪吃蛇。特斯拉从35万降到20万,这个降价时间段实际上是中国造车新势力们改革创新的缓冲期。


标签: XX信托-锦悦5号山东寿光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山西商会网